一座岛就这样回归自然——长江上游最大江心岛的生态变奏

咪乐|app|直播|二维码下载 中国使用量最大的移动钱包支付宝目前在国内拥有亿用户,超过1000万商家集成了支付宝的线下支付功能。

这是3月2日拍摄的重庆广阳岛(无人机照片)。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

从长江、嘉陵江交汇处的重庆朝天门登船顺江而下,穿过险峻的铜锣峡,一座郁郁葱葱的江心岛映入眼帘。这就是广阳岛,长江上游第一大江心岛。

这是2021-09-26拍摄的重庆广阳岛(无人机照片)。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

山环水绕、江峡相拥的广阳岛,枯水期面积约10平方公里,这里留下过古代巴人的足迹,曾是生物多样性极丰富的生态绿岛。但10多年前,广阳岛被规划300多万平方米的房地产项目,遭遇开山、毁林,危在旦夕。

“共抓大保护,不搞大开发”,2017年以来,重庆市果断踩下开发广阳岛的“急刹车”,把生态修复摆在压倒性位置,建设“长江风景眼,重庆生态岛”。

这是3月2日拍摄的重庆广阳岛(无人机照片)。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

“祛病疗伤”、生态维育、回归乡野……经过4年多系统修复,广阳岛这颗“生态明珠”再耀长江。

“鸟进房退” 绿意回归

这是8月6日拍摄的重庆广阳岛(无人机照片)。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

初秋时节,广阳岛上绿意葱茏,碧水微澜。林间,昆虫鸣奏交响;湖面,鸳鸯划开清波;一群深灰色羽毛的幼年野鸭在江畔漫步……对于这样的景象,广阳岛生态保安队队长张永刚早已见惯不惊。“中华秋沙鸭、游隼、白琵鹭这些珍稀鸟类,都能在岛上看到。”他说。

今年41岁的张永刚是地地道道的广阳岛居民,从小在岛上长大,成年后在周边水域以打鱼为生,家里还有7亩地种粮种菜、养猪养牛。

2010年前后,广阳岛被列为重庆主城区重点开发对象,岛上大部分地块被规划为高档居住商业用地,规划总建筑面积一度超过300万平方米。一时间,岛上遍布“别墅”“洋房”“重庆版‘长岛’”等广告宣传语。

张永刚记得,包括他家在内,岛上3个村的居民被搬迁,“轰轰烈烈”的大开发随之而来,短短几年时间,田园生态迅速消失:山体被开挖近10公顷,大量边坡和崖壁裸露;溪沟断流,成为死水;森林被大片砍伐;层层梯田被推平……“岛毁了,鸟儿也没了家。”他说。

2016年1月,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在重庆召开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,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,共抓大保护,不搞大开发。

工人在重庆广阳岛进行生态修复作业(无人机照片,2021-09-26摄)。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

2017年,新一届重庆市委在广阳岛首块土地出让前夕,叫停原有的房地产开发,进行重新定位和规划,全面启动生态修复。广阳岛迎来新生。

时光荏苒。去年1月,张永刚重返广阳岛,应聘成为一名“生态保安员”,负责维护岛上生态环境和游览秩序。眼前的一切,让他感到既亲切又新鲜。

“广阳岛不仅‘回来了’,而且比记忆中更清爽了。”站在岛头,看着郁郁葱葱的树林,张永刚感慨,“以前这里生态虽好但环境脏乱,如今生态更好、环境更美,连空气都更清新了!”

各种野生动物也纷纷“用脚投票”。重庆广阳岛绿色发展有限公司党委书记王岳介绍,最新调查发现,岛上植物已恢复到接近500种,植被覆盖率达90%以上;记录到各种鸟类191种,其中一级保护鸟类4种,二级保护鸟类21种。去年冬天,广阳岛还吸引不少候鸟来此越冬。

这是2021-09-26拍摄的重庆广阳岛(无人机照片)。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

“道法自然” 再见乡野

清澈的溪水随山势蜿蜒而下,时而隐没于茂林之中,时而漫出山涧,绕过梯田,汇成一汪浅塘……山茶溪又活了!

这条发源于广阳岛西北高峰山的溪流,是岛内核心水系,但此前受开山挖石破坏,一度多处断流,几乎成为死水。

8月6日,工人在重庆广阳岛生态修复二期项目作业。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

顺势造几个人工水景,还是正本溯源、恢复原有功能?作为广阳岛生态修复的首批重点项目,山茶溪何去何从,在规划设计过程中引发争论:修园造景,经验成熟,见效快;恢复原生态,投入大,周期长。

“推土机推不出生态,要坚决摒弃园林思维!”面对广阳岛生态修复的路径困惑,重庆市广阳岛片区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示范建设领导小组明确提出:生态修复必须遵循自然规律,“道法自然”,系统修复。

一改过去园林建设中惯用的“先推倒再建设”的工程手法,修复团队尝试开展原生态追溯调查,做起微小流域仿真实验……一套“乡野化”修复手法,在摸索中逐渐清晰。

这是8月6日拍摄的重庆广阳岛生态修复二期项目施工作业现场(无人机照片)。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

寻源,通过高科技加“硬脚板”探清溪流源头、水系结构;疏浚,打通断点,以“自然积存、自然渗透、自然净化”的方式涵养水源、恢复水系;扶野,帮扶野花、野草、野灌、野乔,让山林间的“拓荒者”茁壮生长;丰物,依照虫类、鸟类生活习惯优化食物链结构,形成完整的动植物栖息地……

“为最大限度减少对环境的扰动,施工过程中,我们尽量不开新路,而是还原乡村泥土路;尽量少用机械设备,先后动用40多头骡子驮运建设材料。”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、重庆广阳岛项目总设计师赵文斌说。

游客在重庆广阳岛游览(2021-09-26)。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

走近广阳岛兔儿坪湿地,一丛丛高大的慈竹笼罩江岸,一簇簇巴茅草覆盖江滩,黄葛树、朴树、水杉、红枫等在山坡上错落有致。

“不仅护山、理水用乡野手法,营林、丰草也选‘乡苗’用‘土法’。”赵文斌介绍,植被修复前,专家团队仔细调研了广阳岛内外典型植被类型和乡土植物品种,摸清了它们的特点和习性。目前,岛上新种植的100多种植物基本都是本地“乡苗”,种法上也兼顾乔灌草生境系统。以巴茅草为例,种植时“有母有子、成团成簇”。

多用自然的方法,少用人工的方法;多用生态的方法,少用工程的方法;多用柔性的方法,少用硬性的方法……目前,广阳岛生态修复工作已经探索出科学保育山林、微创介入湖塘、复兴农田印记等10多项关键技术。

游客在重庆广阳岛游览(2021-09-26)。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

一座岛牵引一座城

走进“广阳生态营”观看实景模拟,了解江心岛的地质变迁;游览江滩湿地,感受生物多样性的奥妙;参加“广阳原乡节”,亲近“稻花香里说丰年”的农耕文化……

自去年起,在生态修复施工间隙,广阳岛多次对公众免费开放,累计约6万重庆市民和外地游客登岛参观,体验长江生态保护和修复的成果。

以一岛牵一城。重庆市委、市政府赋予广阳岛新的使命:实现生态产品价值转化,发挥示范引领作用,将广阳岛打造成践行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理念的“生态大课堂”,带动整个重庆绿色发展。

游客在重庆广阳岛游览、留影(2021-09-26)。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

如今,环绕广阳岛的生态产业、绿色经济正蓬勃兴起。重庆市政府把广阳湾片区168平方公里范围规划为“智创生态城”,布局大生态、大数据、大健康、大文旅等产业。2021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期间,总投资200多亿元的能源科技、智能交通、数字经济、智慧建筑等项目签约落户这里。

在广阳岛的示范带动下,重庆中心城区山水林田湖草保护修复工程全面推进。长江、嘉陵江交汇形成的“两江四岸”作为修复重点,其过去污染严重、功能缺乏、产业低端的滨水空间,现在已经焕然一新。

嘉陵江岸的江北区相国寺码头、忠恕沱码头一带曾经餐饮渔船集聚,江面污水横流,江滩上的货运码头和停车场杂乱不堪。经过治理修复,而今这里的江岸鸟语花香,成为市民休闲、亲水的好去处。

以一域服务全局。今年6月,重庆市政府与中国科学院共同建设的“长江模拟器”示范基地落户广阳岛,未来10年将分三期建成大型流域水系统综合模拟与调控大科学装置,为长江大保护提供系统科技支撑。(新华社记者李勇、张桂林、陶冶)

来源:新华社  2021-09-2608:34
(责编:陈悦、杨光宇)
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