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会

从“染酱就涨停”到“跌跌不休”,酱酒泡沫有多大

余源  2021-09-28 12:16:31
咪乐|直播|app|手机版下载 因此,《实施细则》将街道办事处(镇政府)、市住房保障部门公示时间由原来的5日延长至20日。

资本投机过度 容易使一个行业“过热” 进而长期“一蹶不振”

8月20日早间,众多白酒上市公司开盘即大跌,市值一度蒸发超2000亿元。股民好奇:“白酒不香了吗?”


事实上,资本市场的意外震荡源于一场白酒市场秩序调研座谈会。当日,由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价监竞争局举办,多家白酒头部企业、行业协会及券商参与的白酒市场秩序调研座谈会悄然在京举行。

 

 

多位业内人士表示,此次会议的议题之一就是研讨资本进入酱酒行业带来的问题。


近两年,酱酒品类成为许多资本掘金的选择。伴随资本涌入,酱酒行业呈现“井喷式”发展态势。有业内人士如此形容酱酒市场的热度和潜力:“全国的酒企和酒商不是在茅台镇,就是在去茅台镇的路上。”


然而在烈火烹油之下,酱酒市场乱象丛生,甚至有了“资本围猎酱酒”的说法,这也是引发总局高度关注的原因之一。


酱酒为何成为风口?是否真的被资本围猎了?监管部门亲自出手到底为了什么?

 

走上风口


“看看酱酒吧,现在这个卖得好。”


随着中秋国庆双节临近,白酒的消费旺季又要到了。在北京的一家烟酒行里,一位销售正在卖力推销酱酒。


这家面积将近100平方米的烟酒行,陈列酱酒的展柜足足有4列,约占所有展柜的三分之一。“这几年消费者都爱上了喝酱酒,因为茅台就是酱酒啊,好喝,有面子,还能收藏呢。”


中国新闻周刊发现,在售的酱酒品牌有郎酒、习酒、国台、钓鱼台等,除了没有茅台,几乎涵盖了所有知名酱酒品牌,价格从200元至1500元不等,其中500元以上的产品超过三分之二。


怎么这么贵啊?“这还贵啊?没有便宜的了。”


事实上,烟酒行的一幕只是酱酒火热的冰山一角。近年来,酱酒成为行业风口,众多企业和资本跃跃欲试。这其中不乏水井坊、海南椰岛、劲牌等其他香型酒企,甚至一些主业与酿酒毫不相关的企业也想分一杯羹,如修正药业、吉宏股份、众兴菌业、融创中国等。


在今年春季糖酒会上,酱酒企业占据参展酒企的一半,为历年糖酒会之最,甚至还出现以酱酒为核心主题的品类专业展,这在历史长达66年的糖酒会上是首次。为此业内流传这样的段子:今年的糖酒会简直是一场“酱酒会”。


资深酱酒专家权图表示,由于酱酒品类本身具备高价值品类属性,产品品质较高迎合了目前消费升级的趋势,所以大量的酒厂转型做酱酒。同时大量经销商也在销售酱酒获取短期利益,催生了整个酱酒市场异常的活跃。


数据显示,2020年酱酒的产能约60万千升,占行业总产能的8.10%,但是其收入达到1550亿元,占白酒行业总销售收入的26.56%,净利润更是达到630亿元,贡献白酒行业总利润的39.74%。按此计算,酱酒均价为258元/升,显著高于79元/升的全行业平均值。


贵州仁怀被誉为“酱酒之都”,全国一半的酱酒产能都集中在这里。据仁怀市人民政府网站上显示,人口仅60余万的仁怀市,白酒产业集群效应凸显,涉酒企业达到2800余家,其中白酒生产企业325家,酒类注册商标7500多个。另据《证券日报》报道,近年来仁怀市已先后引进全国知名企业参与资源整合,招商引资签约企业30多家、引进资金300多亿元。


然而随着资本大举进入,业内开始担忧酱酒过热,甚至有了“资本围猎酱酒”的说法。酒水分析师蔡学飞表示,资本进入酱酒,客观上来说有利于产业升级,但也带来了诸多问题,甚至存在泡沫风险。

 

泡沫隐现


今年以来,多家披露或曝出投资酱酒消息的上市公司,股票几乎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增长,甚至连续数日涨停,如水井坊、海南椰岛等。对于这种现象,有股民总结为“染酱就涨停”。


一位业内人士表示,在这一轮之前,酱酒曾有过多次资本大规模入局的先例,但这轮同此前的资本入局做酒有所区别。


此前天士力投资国台,湖北宜化投资金沙,福建万祥收购董酒,联美投资安酒,华泽集团投资珍酒,均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酱酒品类的兴盛和崛起,不少品牌在市场也表现优异。


相比之下,这两年来不少上市公司曝出跨界“饮酒”传闻后,所涉酒企知名度并不高,生产规模也不大,有的产品甚至尚未进入市场。即便如此,上市公司的市值、股价依旧直线飙升。


以吉宏股份为例,6月28日公司发布公告称,拟通过包括但不限于受让股权、增资等方式收购贵州钓台贡酒业有限公司不低于70%的股权,进而持有茅台镇古窖酒业有限公司资产。消息披露后,吉宏股份一字涨停。


然而,作为最终交易目标的古窖酒业业绩表现并不优异。据天眼查APP显示,该公司2020年末资产总额8752.09万元,负债总额8600.14万元,净资产仅为151.95万元。2020年,公司仅实现销售总额138.48万元,净利润亏损177.72万元,目前社保参保人数为40人。


吉宏股份也因此被质疑此次收购“醉翁之意不在酒”,就连深交所也紧急发函询问详情。虽然此后公司表示本次收购切实可行,但依旧不能打消投资者对其的疑虑。


酱酒的泡沫还体现在流通渠道。


每年的5月至7月是白酒消费淡季,但今年淡季不淡,酱酒企业正在扎堆涨价。5月17日,贵州醇酱香5年产品涨价15%,市场指导价提高到799元每瓶;6月1日起,钓鱼台·藏品酒每瓶上调100元;6月9日,茅台集团旗下孙公司天朝上品酒业官网发布提价通知;7月1日,夜郎古品牌酒全系产品宣布一个月后招商价上调10%—20%……


据中国经营报报道,这其实是自去年6月以来,近一年中酱酒企业的第三次集中提价,而个别品牌此前已经提价四五次。


客观上来说,近年来酱酒涨价的原因既有生产成本上升的因素,也有企业希望通过提价来拉升品牌价值,进一步抢占市场的考虑。


然而中国新闻周刊在采访中发现,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。一位经销商表示,厂家之所以频繁调价,其实是为了让渠道产生了货源紧张、供不应求的心理,进而放大需求。但实际上除了少数的头部品牌,大部分酱酒并没有鼓吹的那么紧缺。


蔡学飞分析,有些酒企确实会采用停产停供、限量销售、渠道囤货、老酒高溢价等方式提价,以此提升业绩,导致估值进一步被抬高。然而过高的价格存在着炒作风险,容易导致泡沫化,一旦产品的升值空间不能满足预期,有可能造成渠道底价甩货,进而伤害酱酒品类的良性发展。

 

监管将至


事实上,监管层亦注意到了潜藏的风险。在8月20日的白酒座谈会上,总局邀请的企业除了有五粮液、水井坊等传统酒企外,还有吉宏股份和怡亚通。前者代表着白酒业外资本,而后者则代表着白酒流通渠道。中国新闻周刊联系多家参会企业和行业协会,均表示不便接受采访。但从会议现场流出的文件可以看到,总局非常强调白酒的“市场秩序”。


酒水行业研究者欧阳千里指出,资本嗜血,容易使一个行业“过热”,如藏獒、普洱等,然后进入长期的“一蹶不振”。白酒(含酱酒)属于传统意义上的大消费行业,关乎“民生”。另外,白酒行业是中国独有的产业,需要有序发展,所以总局希望白酒行业能健康稳定地发展,而非“野蛮生长”。


会议召开当日,资本市场迅速冷却。截至当日收盘,白酒板块整体大跌5.67%,整体市值蒸发超2000亿元。


贵州茅台也于近日出台相关政策平抑价格。据搜狐财经报道,目前河南地区飞天茅台市场价在2850元左右,座谈会之前约3250左右,价格下滑了400元。


不过蔡学飞指出,长期来看,囤酒的主要力量是酒商与消费者,并不在监管范围之内,如果他们依然存在炒作、囤积的意愿,企业的政策便很难落实在消费端。


权图表示,从投资的角度来看,酱酒有着极高的门槛。一是周期长。酱酒的基酒生产和储存五年以上才能出厂,而要形成稳定的品质体系,要十年以上的周期,所以酱酒投资的资金周转率低。二是投资强度大。茅台在习水投资的酱酒项目3万吨产能及配套总投资规模达到84亿元。即使再保守和节约,1000吨酱酒的投资强度也在1.5亿元左右。而且五年以上的持续投入,十分考验投资者的实力和耐心。


而且,在市场热捧下,传统酱酒企业集体进入“扩产模式”,随着供求矛盾的缓和,酱酒能否维持高毛利也要打个问号。


根据今年3月贵州省工信厅公布的“千企改造”工程名单显示,茅台、习酒、国台、金沙、珍酒、贵州醇、安酒、夜郎古、董酒、岩博、龟仙洞、小糊涂仙、贵酒等19家酒企的相关项目上榜,涉及到酱酒扩产项目的产能已经超过10万吨。


欧阳千里表示,伴随着酱酒产能的扩大,非茅台镇酱酒品牌的涌现,在未来的三到五年,酱酒的盈利能力会有所下滑,行业将会进入高速发展和分化发展并存的阶段。


“未来,5000吨是主流酱酒企业的入门门槛,否则难以生存;如果没有20000吨以上的酱酒生产和储备能力,没有参与主流酱酒竞争的资格;如果没有50000吨的年产量,将失去一线酱酒企业的机会。”权图称。


有分析人士认为,除了市场调节之外,一方面要加强市场监管,另一方面也要倡导行业自律和引导。


中国食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、副会长兼秘书长马勇此前在公开场合呼吁,酱酒要少一些急功近利、少一些利益驱动。他表示,从宏观的风险防控视角分析,建议更加重视具有知名品牌、产业基础和技术能力的业内资本,审慎引进业外资本,以免浪费宝贵资源,贻误发展契机。


值班编辑:肖冉

百度